卷毛鸟正切

老混账,老垃圾。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真的猛士直面惨淡的人生。
欧美/特摄相关,切刚狩/Pipster。

 

【无赖帮】Black Out[普通人AU,警告内详]

警告:

*清水向。
*勉强算是DC和小说Black Out(《全球断电》)的AU吧。小说里一笔带过的美国电网遭到黑客攻击作为行(扯)文(淡)背景。Bug,(不好笑的)冷笑话和OOC是肯定有了…如果出现上述情况请不要大意地把我揍醒好了。[?

*大概主要是Pipster吧(...)

第一天-中心城

哈特莱·拉瑟威挤在他的轿车里,有一脚没一脚地踏着油门,而他的车正被裹在晚高峰的车流中向前涌动。中心城虽说没有大都会那样规模庞大,但好歹也能跻身于大型城市之中,晚高峰简直就像一场噩梦。方向盘顺滑地打了个转,减速的轿车有些费劲地挤进了直行道内,停了下来。信号灯在这时候显得尤为重要,川流不息的车辆与行人在来回变换的红色与绿色的指挥下有序地穿过那个十字路口,一道道快速划过眼前的车前灯光夹着五花八门的色彩流动着,像是有人打翻了毕沃罗乱七八糟的颜料罐子从而导致它们全都奔涌而出,混成横冲直撞的液体冲向各个方向。

他伸了伸有些酸疼的脖颈,把视线投向了交通灯的方向,可惜前面的重型卡车完完全全地遮住了他的视线。
照理说它们该变绿了才对,哈特莱想着,瞄了一眼方向盘中心刻画的小喇叭上,犹豫片刻还是缩回了本打算本打算放到那上面的手。演出了整整一天后,他真的迫切地想要一杯红酒,还有一张柔软的床。

但紧接着怪事发生了。前边传来一整串的碰撞声,还夹杂着惊呼声。这让心不在焉地盯着卡车牌照的哈特莱猛地回过神来,声音大得他差点麻溜地把助听器从他的耳朵里卸下来。车流彻底滞在一边,一动也不动了。此刻很多司机都和他一样摸不着头脑,纷纷下了车——包括他在内。一打开车门,抱怨声混着尖锐的喇叭声直接灌进了他的耳朵里。他皱了皱眉毛,有些费力地用肩膀顶开一层一层的人群挤到前方,旋即睁大了眼睛。

大吃一惊这个词用来形容他的心情恐怕都不足为过。前面四个方向的车子三三两两都撞作一团,整个十字路口被塞得满满当当,时时有人拿着手机拨号并且试图把伤者从车子里弄出来。他眼尖地瞧见一辆很眼熟的大众,蓝黄条纹差点亮瞎他的眼睛。大众的伤势还算轻些,但依旧和一辆巴士来了一记严重的刮蹭——估计是被挤上去的。车前盖撅起来了一整块,原本该是保险杠的地方现在空空如也——估计早就被刮掉了。其余车辆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幸好他的车子排在很后面,否则他也会是遭殃的一个。

这时他才发现街道上异乎寻常的暗,和路灯同时熄灭的还有信号灯——难怪会出这种事。停电了?他暗自思忖着,有些困惑地环视着四周。周围的人的表情很能说明问题…看来没人预料到这场停电的发生。不过好在车灯是自主供电,在突然笼罩住整个城市的黑暗中,它们成了一道又一道蜿蜒向各个方向延展的、闪着粼光的长河。

开车回家估计是没戏了。哈特莱眯起眼睛努力地适应着微弱的光线,掉头在光河中找到了自己的轿车。好在他的公寓离这儿不远,走个十来分钟就能抵达。他从车里取出装着长笛的匣子和一只手提包,想了想还是掏出钥匙锁上了车门。有机会再找保险公司来把车拖走吧——就算打通了电话、有人能来,也会被堵在路中间动弹不得。他这么安慰着自己,尽量不再去想他的车,抱着东西挤过四散的人群,再次路过那辆浮夸的轿车边上时,他发现司机已经从车上下来了——而且那人看起来很面善。他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凑了上去——好吧,事实上不用凑上去,…蓝黄配色真是太扎眼了。

“詹姆斯·杰西?”

那男人回过头来。籍着他手里亮着屏幕的手机,哈特莱看清他脸上被碰出的瘀痕,托着手机的手还被划拉出了一道口子。

“噢,——大音乐家。”他显然也有些吃惊,但旋即他拽出了一个笑容打趣道,“看来今晚挺适合烛光晚餐,对吗?”

他还能开的出玩笑,看来他的伤势还没重到需要为之过于担心的地步。詹姆斯·杰西——一位魔术师,还是他的邻居——正站在他的面前,举着依旧闪着荧光的手机将白色的光线自下而上打在自己的脸上试图营造出什么诡谲的效果。只可惜就现况来看哈特莱实在没什么心情捧他的场。

“你还好吧?”

“人倒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我猜我的宝贝恐怕是要报废喽。”他依旧挂着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但哈特莱依旧可以听出他的腔调没了以往的轻松,“电话打不通,手机没信号了。真怪,我以为通讯公司才不会遇上这种事情。”

“看来停电来得很突然…而且绝对不在电力公司的预料之内。他们不可能在这么大规模的停电之前不发出任何通告,不是吗?”哈特莱说着拧起了眉毛,“看来咱俩今天都得走着回家了。”

十分钟后两人摸索着钻进了公寓楼的消防通道里。每个依旧开着防火门的楼层无一例外都射出了一束束扎眼的光柱。经过某一个楼层时他们听见山姆·斯卡德一边用力拍着电梯门一边不耐烦地喊话的嚷嚷声。

“怎么回事?”杰西插了一句话把头探进了那层楼。

“是伊万,他被关在里面了,伙计。”山姆听起来怨气十足,“而且我们的电话都没信号了…”——又来了,哈特莱想着,听见山姆朝着电梯井喊了一嗓子:“别抱怨了!再让我听见一个字,我就让你自己顺着缆绳给我爬上来,听见没有?”(他发誓离开之前他听见了一句夹着口音的咒骂。)

到处都有人在谈论这场出乎意料的断电。爬到他们俩的住所花的时间恐怕比被堵在路上的还要多。哈特莱气喘吁吁地摸出裤兜里的钥匙开了锁,默许了紧跟着他进屋的詹姆斯探头张望着他的房间。他习惯性地摁下电灯开关,等了几秒后房间里却依旧黑暗,这才反应过来停电这一档子事。他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功能,轻轻一磕跟把鞋抖掉进了屋子,径直走向了冰箱。虽说中城的冬天温度不高,但没了冰箱食物依旧会腐烂发霉——最近几日的寒潮也许能让它们撑得久一些,但又能支持多久,谁也没个准话。他的手指在把手前滞顿了两秒,最后还是拉开冷藏柜,从里面翻出了一些面包和蔬菜。没有电连把食物烹热都做不到。

“只有这些?”

“要么将就一下,要么就什么也别吃。”哈特莱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瞥了他一眼,从储物柜里取出两根蜡烛摆在桌上,“你说中了,今天的确得来一顿烛光晚餐了,是吧?”

詹姆斯瞪了他一会儿,最终拽开一张椅子坐到桌子的另一端,摸出打火机点燃了蜡烛。“好吧。跟大男人面对面坐在这里真奇怪——顺便,卫生间恐怕也不能用了。”

“没错,水泵也需要用电。”哈特莱也坐在了桌边,“说老实话,我从来没想过断电会这么麻烦。”

“网路不通,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看星星,——古希腊圣贤生活。”詹姆斯这么打趣道,试图活跃一下气氛,顺便拿起一片面包塞进嘴里。哈特莱没有再接话,二人沉默地坐在桌边往嘴里塞着食物。直到一阵礼貌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

哈特莱起身开门,一颗金色的脑袋探了进来,有些窘迫地开口:“不好意思…请问你们这儿有多余的蜡烛吗?我家没储备那东西。”

他扬起一边眉毛,身后的詹姆斯也站了起来。哈特莱知道詹姆斯不是很喜欢巴里·艾伦,也许是因为他和警察有那么点联系的关系——詹姆斯以前曾经因为道歉而被拘留,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CCPD没有教你做停电的应急预案吗?”

哈特莱干脆选择性忽视了他带着敌意的语气,转身给巴里拿了两支蜡烛转回身子冲他走去。“警署那边有什么消息?”

金发男人接过蜡烛,听了他的话后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不…我们也一头雾水,况且现在信息根本无法送到我们手上。在通讯公司的应急发电设备启动之前,我们连电话都打不出去。”他站在原地想了想,补充了一句,“非常感谢。到时候警署那边如果有新消息,我会通知你们的。”

“好吧,看来我们有的等了。”

詹姆斯瞪着关上的门说。哈特莱冲着詹姆斯摊了摊手,“多一个朋友总比少一个强。今晚别指望来电了,赶紧吃完饭,然后早点上床睡觉。”默不作声地快速解决了晚饭后,哈特莱把自己塞进了被窝里,隔壁客房里的詹姆斯也很快动静全无。他再一次望了眼窗外暗沉的建筑物轮廓,闭上了眼睛,默默祈祷着明天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TBC.

【流水账文风该怎么办呦,哭倒在地【。】】

【求评论,求评论,跪倒在地。】

 
评论(3)
热度(12)

© 卷毛鸟正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