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毛鸟正切

老混账,老垃圾。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真的猛士直面惨淡的人生。
欧美/特摄相关,切刚狩/Pipster。

 

THE GREATEST BIRTHDAY(Kifi亲情向)

给阿E的生贺!

虽然晚了几个小时……。

算是那篇冰与火之歌AU的一个小番外吧,时间设定在故事发生前一年。孤山的Fili还没有魂穿。

傻白甜短短一发……吧,如果OOC一定是我的错!

……别打脸。

 

   “Kili?Kili你好了吗?”Dis的声音透过厚实的门板,和着拍门发出的响动显得恍惚莫辨。 

 
 

   “就来,妈妈。”Kili站在巨大的落地镜前扣上最后一条皮带,黑发刚好足够盘成一个小小的发髻。年轻的他甚至只在上唇和下巴长出了一点点茸茸的软毛。他发誓他已经尽力掩饰语气中的急切,但那声音听起来还是发着颤。

 
 

   毕竟他今天十六岁——这意味着他可以骑上高头大马随意出入临冬城,甚至连Balin都拦不住他。 

 
 

   天知道他盼着这天有多久了?也许从五年前Fili高举双手转向分列长厅两侧的人们那时起,抑或是Fili被作为已经成年的继承人引见给各封地领主的时候。他怎样也忘记不了Fili身后那件银白色披风划过一道锐利的弧度时,上面银灰色冰原狼如同奔腾着的身影。

 
 

   他终于从卧室出来时Dis略带责怪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却温柔地圈住了他变得厚实的肩头,踮起脚尖把脸颊贴在Kili耳边。他发觉耳廓沾上了一些湿润温暖的液体,搂住母亲的手臂上传来一阵阵颤抖。 

 
 

   她在哭啊,Kili这么想着,他父亲在他儿时过世后他便再未看见母亲流泪,他从来都知道母亲不同于其他领主的妻子——她刚强、坚毅,在他的父亲离世。他的手掌埋在母亲的黑发之间。“旧神在上,瞧你长得多高,你长大了……和你哥哥一样。”她的脸抬起来,显出微笑,未干的泪痕在皮肤上闪闪发亮。“总有一天你也会成为领主,统领人民……然后你就会被写进歌谣,成为万人传唱的的对象,和你哥哥一起。”  

 
 

  “现在还没到要跟他说这个的时候,Dis。”Thorin的脚步由远及近。他看起来没有平常那么冷峻,黑灰相间的头发上箍着一顶青铜冠冕,精心地编出一束束细辫。肩上背着是他的巨剑“不灭”。浓密胡子之下的唇角似乎微微向上翘起。“这么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对吗?——我们该走了,迟到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Kili跟在Thorin身后。似乎缺了些什么……对了,Fili。Kili起床时他甚至不在房间里面——Fili忘记了吗?Kili知道那么想幼稚透顶,但他的心还是往下沉了沉。说来也怪,这几天Fili似乎总是躲着他,夜晚当他在床上半梦半醒的时候他才看到Fili悄悄溜进房间的身影,而他起床之前Fili就没有了影子。“Fili呢?他去什么地方了?”Kili终于忍不住抬起头问道。

 
 

     “不知道,他现在本应该待在你身边。”Thorin轻轻捏着自己的鼻梁,把他往前推了推。“,去藏书塔找Balin,他会告诉你怎么做。你的礼物也在那儿。”    

 
 

     

  他翻看着礼物。Thorin赠送的弓——上好的杉木打造,柔韧而且光泽细腻,皮制的握手还印着瓦雷利亚字母的暗纹;母亲赠送的白丝披风,羊毛滚边柔软温暖;Balin赠送的四王列传还有两把银匕首。那些东西堆在桌面上像是一座小山,但他翻遍那堆礼物却独独少了Fili的。他突然失去了拆礼物的兴致,心绪突然无比混乱。这不可能,整座临冬城为了这件事都吵闹起来,Fili怎么可能忘记?

 
 

   北境的仪式不像南方那样繁杂琐碎。他们将Kili留在神木林的心树之下独自祈祷——那颗有着血红叶子的鱼梁木散发着淡淡的甜腥。他有些心不在焉。时间缓慢地神木林里面的空气似乎是凝结的,树上那张面孔正张着无珠的眼孔直勾勾地盯着他。他突然有些难过。Fili甚至还没有跟他说过一句生日快乐,晚宴便即将开始。

 
 

    但这时灌木丛中突然传出簌簌的声响。越来越近。Kili的右手缓缓地摸向斗篷下的剑柄。慢慢地抽出那支寒光闪烁的匕首。是野狗吗?还是狼?Kili没胆量想下去。

 
 

    但钻出来的是一颗金灿灿的脑袋。Kili差点尖叫出声,要不是Fili及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一定会把整个侍卫队招来的。

 
 

    Fili指了指他身边的竹筐,脸上透露出些许神秘的兴奋。“打开它,Kili。这是你的礼物。”

 
 

    Kili把手指放在竹篮上,猛地揭开那块白布——

 
 

    那里面躺着两条小狼。冰原狼,但连眼睛都还没有张开。它们小小的,正蜷缩在厚实的布料中,耳尖不时抽动着,脊背浅浅地起伏。

 
 

    “选一只走吧,”Fili脸上的微笑越来越大,连眼角都笑出了浅浅的沟壑,“小狼崽配小狼崽,真是绝配。”

 
 

    “嘿——我已经成年了!”Kili佯装不满地晃了晃拳头捶在Fili的胸口,却马上缩回手抱起了一只深灰色的小狼。它拧了拧脖子,在他的手中翻了个身。灰黑色的软毛正随着空气流动而摇摆。

 
 

    “Thorin已经同意我们养它们了。起名字的事过会儿再说吧,不然咱们会错过烟花的。那可是Gandalf的焰火呢,你绝对不想迟到。”

   

   

   

     焰火在刚刚沉下的天幕中炸开。Kili站在Fili身边,抱着臂仰起头仿佛正等待那些火树银花如同雨滴一样落上面颊。

 
 

      Kili相信这一切都不会改变。

 
 

FIN.

 

 
评论(3)
热度(28)

© 卷毛鸟正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