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毛鸟正切

十句胡言九句谎。
一个老混账老垃圾,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真的猛士开始直面惨淡的人生了。
欧美/特摄相关,切刚狩/Pipster。

 

More Than Friends(主Thilbo/Kifi 全员轻松欢乐向第二弹)

有点熊的咖啡馆男招待!Fili&非常熊的戏剧学院学生!Kili 兄弟出没注意! OOC有!慎!!

(2) 

 
       安顿下来是三天后的事情了。Bilbo衣冠不整地窝在沙发的软垫里面和着被子团成一个匀润的球状物,左手端着一杯兑上不少方糖和奶精的咖啡,兴致缺缺地摁着遥控器。Thorin一大早上班去了——天知道他早出晚归忙些啥呢。但是明天他自己也必须开张书店——不然他会在第一个月就被扫地出门。

      但在此之前他还是得享受自己的假期不是。

      没错儿,哪怕第二天一起床立马发现又胖了三斤也不能打断他的休假!Bilbo这么想着抓着一块披萨塞进嘴里,喃喃自语着眯起眼睛盯着小小的电视屏幕。

      谢天谢地罗贝娜没来找他。但一阵金黄色的旋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开房门呼一声卷进屋子里,顺便扫倒了伞架还有里面的伞。

        Bilbo看着地毯发出一声类似于受伤小兽的哀嚎。

     “——Thorin舅舅!” 那个人停在餐桌前,仿佛才注意到被吓得可怜兮兮地缩在沙发一角的Bilbo。一时间他们就那么互相瞪着对方,接着是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直到那年轻人困惑地揉了揉夹在脑后的金发,有些费劲地挤出一句话:“呃,你......舅舅交了男朋友?”

        ……啥?

        “不,我们……我们不是那种关系,”(Bilbo:好吧虽然他的确很性感——但是我们不是一对!)Bilbo拨开缠住他两只手臂的被单,有些窘迫地站了起来——旋即他发现睡袍还大敞着——一边快速地系上腰带,“我们只是普通室友,仅此而已。”他做了一个自认为强硬的手势。但年轻人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个问题。“Thorin去哪里了?”

        

        这时Bilbo的视线定格在他的胸卡上。

         Fili Durin,Erubor咖啡馆。

         等等。这不就是“那家”店吗。他的脑海里又浮现那时的骄阳和脚底板黏糊糊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再次散发起淡淡的烤肉味儿。他是不是把那个咖啡馆列入“Bilbo Baggins十大再也不想去的地方”来着?清了清嗓子,“咳,听着,我不在乎Thorin或者什么一级警报,现在这里是我的屋子。无意冒犯,但你现在得出——”

          “Fili,放开Mr.Baggins。你吓到他了。”话音未落,门把手拧动和Thorin低沉的嗓音同时响起。“你收到Kili的短信了吗,他告诉我他快到了是什么意思?”Fili不情不愿地松开手,挤到Thorin面前,把手机塞在他的眼睛前。

         Thorin不情不愿地读着眼前的文字,但Bilbo发现他的脸正慢慢扭曲起来,颜色似乎也变黑了。“‘我将于后天下午抵达’……这是什么时候的短信?”Fili费劲地把脖子绕到手机屏幕前,接着他的眼睛好像要因为眼压过高而掉出来一样,“呃,我想他说的后天应该不是指今天,对吧?”他的声音有点苍白,但还残存着最后一丝希望。Bilbo踮着脚尖凑到Thorin的臂弯处,“我想是今天,他写的很清楚。”他甚至有点幸灾乐祸地双手叉腰看着Thorin的脸色又黑了两分。

          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Fili,把所有会被摔烂的盘子收起来——我不管你把他们收在哪里,别让Kili拿到手。”凌厉的目光一扫Bilbo。“你也去。”

         

         “呃——那个叫Kili的,”在Bilbo第三次接过Fili递过来的一打盘子他终于开口了,“一条短信为什么会让你们像见了鬼一样?”

        Fili停下来,手里还托着一只玻璃花瓶,橘梗花还在摇摇欲坠,意味深长地盯着他。“恕我直言,Mr Baggins,我觉得你的样子看起来不会喜欢碗盆杀手一类人。我弟弟他,三年前回家的时候,”他窘迫地咳了咳,“他一共打碎了十七个盘子,Dis都快气疯了。”

------------------------------------

Fili:很显然,他绝对不会欢迎这种人。舅舅说过什么来着?他就像个杂货店老板。我觉得他们可能有麻烦了。(露出一个担忧的表情)

Bilbo:……你说什么?!

------------------------------------

     Bilbo不记得他是第几次兜着满怀塑料盘走进厨房。总之所有描画着金边和看起来值钱的瓷器全部被收得一干二净。当他把最后一个盘子摆到架上,他发现Fili双手抱胸靠在门框上,脸上带着抱歉的表情,“无论他说些什么,千万别往他头上泼咖啡,拜托。”

      Bilbo无力地笑了笑。“我想我能应付过来。我有个侄子,他……”

     

      门铃突兀地尖叫起来。Thorin猛地从沙发上蹦起,快速把围裙塞到靠垫后;Fili把Bilbo从厨房里一把拽过,Bilbo则踮着脚尖探出身子,小心翼翼拧开了那个门把手。

      一个黑发青年的脑袋伸了进来。

      “你是谁?……舅舅的男朋友吗?”

       Bilbo以他的小肚腩起誓谁再说这句话就把咖啡倒扣在他的脑袋上。

      紧接着那人正正地朝Fili撞了上去,接下来的画面Bilbo不禁感叹年轻真好。

      但是Fili突然顿住了。Thorin朝门口点了点头,瞪着那个始终被忽略的高个女孩 “那是谁?”

       Bilbo依稀看到那女孩一头靓丽的红发如瀑般洒落,穿着皮高跟鞋甚至比Kili还要略高一点。

       所有人都沉默了。Fili甚至还和Kili半倒在沙发上维持着四肢交缠的姿势。

--------------------------------

Bilbo:气压好像有些低。……要下雨了吗?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

TBC。

Lo主碎碎念:依旧是不太好笑的更新。求评论 别打我……好吧 总之别打脸(。)

 
评论(6)
热度(35)

© 卷毛鸟正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