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毛鸟正切

十句胡言九句谎。
一个老混账老垃圾,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真的猛士开始直面惨淡的人生了。
欧美/特摄相关,切刚狩/Pipster。

 

More Than Friends(主Thilbo/Kifi 全员轻松欢乐向)

全员向现代AU注意!

Lo主碎碎念:入手一部《Friends》突发奇想脑洞产物。忍不住思索着如果这群人被送到现代并且住在同一间公寓会是什么样。如果不有趣一定是作者的错……如果有人看也许会有后续吧(。)OOC一定有。雷可能有。

注:私设舅甥一家姓Durin。

------------------------------------------

(1)

      Bilbo Baggins捏着一张纸头扭扭捏地站在那扇橡木门前纠结着是否要再敲一次门——毕竟房间里的人才刚刚把门摔上。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这位Baggins先生刚过世的父亲留给他一家小书店。但近年来书店生意实在不景气,而市中心的店面租金却贵得吓人。感谢老天,就在Bilbo即将被店面主人扫地出门千钧一发的当儿上帝送来了Gandalf——那位精神矍铄的老爷子大笑着拍着他的肩膀,并拍着胸脯保证道,“Bilbo,你这次真是找对人了——我有一个朋友,他的店正好出租,而我恰好知道什么地方有适合你的住处,绝对物超所值。”

      这语气怎么像搞传销的。Bilbo满脸堆笑点头哈腰连声道谢,内心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虽然Gandalf曾经坑过他不少次,但至少到现在为止,这一次他给的建议绝对中肯。书店的事很快解决了。当写着“袋底洞”的牌匾挂上墙之后他支付给工人工钱后满身疲乏地拉下卷帘防盗门,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心折叠的纸片。

      中洲花园3号楼104。

       Gandalf曾经答应过会亲自带他去那个地方,但——Bilbo想,果然——他又没影子了。他在纸条上附注说他有一个室友,男性——和他分摊房租,钥匙也寄存在他那儿。他按电话里Gandalf兴致高昂的指挥在一条条瘦弱蔫吧的小树之间足足间隔十米的阳光曝晒的道路上兜兜转转,直到他第二次路过街角的咖啡厅才发现自己好像被耍了。

        总之当他站在正确的房间之前按响门铃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厚实的防盗门后面传来一阵模糊的重物坠地声,几句含糊的咒骂后摸索着爬起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门猛地打开了。睡眠的味道扑面而来,一个套着白T恤的高大男人站在门口,黑中夹灰的头发毫无章法地披散在肩头,眯着饱含困意的眼睛打量着仍然扛着大包小包而且显然被这阵势吓得有些腿软的Bilbo。良久他面无表情地开口:

         “走开,这儿不欢迎推销员。”

         “……啥?”

          男人思索了一会儿,“……杂货店老板也一样。”

        然后那门猛地在他鼻子前端一寸处摔上。就差一点,也许他的鼻梁就该在猛烈的撞击中断成两截,再不幸一点也许他的脸从此就会变成哈利波特电影里伏地魔的样子。

        Bilbo怀着一腔怒火咔擦咔擦地猛戳着门铃,门又开了,那个男人依旧维持着面无表情,但Bilbo有点惊悚地发现他的嘴角正不停抽搐着。

        “我想我说过……”

         他正要发作时Bilbo猛地打断他,“对不起先生,无意冒犯,但我可不是什么杂货店老板或者推销员,我是您的新室友。我想甘道夫向你提起过Baggins先生——对,就是我。请问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Bilbo连珠炮一样唠里唠叨把一堆牢骚劈头盖脸地朝那位“不高兴先生”砸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勇气数落那个比自己高一个头壮一点五倍的男人。

         他的眉毛缓缓拧起,瞪着Bilbo。Bilbo的心跳突然间漏了一拍。那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蓝眼睛——灰蓝色的虹膜像是缠绕着轻烟的天空,瞳仁则是深邃几乎墨黑的蓝。

          Bilbo也盯着他的眼睛。终于他旋开身子:“抱歉,Mr.Baggins。请进。”

          Gandalf这次的选择果然没有错。那是一间两居室,客厅、厨房和卫生间是共用的,空间不大看起来却很有人情味,硬皮沙发上堆着一些色彩老旧却看上去依然柔软的靠垫,餐桌上散落着几个没有收拾掉的中餐盒,洗碗台旁叠着几盒麦片。

          “这儿可真棒,是不是?”Bilbo被后面男人的长时间沉默搞得有些尴尬,深吸一口气搜肠刮肚地没话找话,“呃......初次见面......Bilbo Baggins,为您效劳。”

          “我知道你的名字,”——为什么那个低沉的声音能够那么有磁性?Bilbo有些郁闷地对比着自己有些尖细的声音——“Gandalf给我发了条短信。”他象征性举起手里的iPhone晃了晃,“而且你刚刚已经自报过家门了。我是Thorin Durin,”他挖苦地笑了笑,随即学着Bilbo的口气补了一句,“为您效劳。”

          Thorin伸手指了指靠右边的房间,疲倦地按住额角轻轻揉搓着,“那个是你的房间。除了我的房间和电脑,其他设备你都可以随便使用。请原谅我无法帮助你收拾行李,我需要休息——昨天晚上我几乎没有合眼过。如果你想来些点心,那你恐怕得到小区外面的咖啡馆。”他带上门之前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Bilbo隆起的小肚腩,重重地带上门。

       Bilbo咬着牙嘟囔道,“……我,永远也,不会想去,那家,咖啡馆。”     

         不知道为什么,Bilbo突然觉得,搬到这里生活也许会比冒险还要像一场冒险。


TBC

写出来了……果然不怎么好笑x

下一篇(如果有的话)Fili和Kili就要出现啦。

继续无耻地求着评论

 
评论(9)
热度(39)

© 卷毛鸟正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