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毛鸟正切

十句胡言九句谎。
一个老混账老垃圾,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真的猛士开始直面惨淡的人生了。
欧美/特摄相关,切刚狩/Pipster。

 

Miss Movin' on

眼见日历翻到三字头,想了想还是把之前写过的一些东西解禁了。稍稍算着,到现在为止开通lofter这个平台也三年有余。想了一下无论是黑历史还是别的什么,毕竟都是自己的组成部分,放在这里看就当一个提醒,提醒自己曾经是个什么人有过怎样的想法。

无论如何都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个小小节点,所以发点没有逻辑、矫揉造作、自我中心的无病呻吟,权作纪念。可以忽略不计。

 

1.

先讲讲自己的情况。

从各方面来看,我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愚蠢、庸俗、无聊、恶劣、粗糙、神经过敏、恩将仇报、Drama Queen;空有满腹飘在半空的幼稚梦想,却情愿懒在被窝里装鸵鸟;嫉妒心比谁都强,行动力却比谁都弱;半桶水叮当响,又偏要给自己的表现欲出出风头;对了,还喜欢乱来,即使手法拙劣解读扭曲。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十八年我相当没有作为。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这样的念头,说来难为情,是一定有过的。归根结底还是一颗不甘平庸的心落在一具碌碌无为的躯壳里,所有动力在第一个高峰前就缩进乌龟壳里,妄想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

但就算这样,到了最后关头终究还是会反咬一口,就着最后一口气用力一挺——俗称咸鱼翻身,虽然就是翻过来也还是咸鱼。怎么回事儿呢?没有勇气也好,痴心妄想也罢,总归还是想要突破点什么。

令人困惑的一点就在于此了。

十八年来我一直自以为是一个心态中庸平常的一个人,也不知道是叛逆期延后还是怎么的,到了这时候反倒想要恣意地去雨里跑一圈,大喊着去你妈的然后找个台阶坐到天亮。可是可笑的野性被桎梏在名为懦弱的囹圄之中,无论是否纾解都一样让人畏首畏尾。

到底是不想让自己失望,还是不想让看着我的人失望呢?

不过说到底,自以为被别人看着、对别人而言很重要,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可是自以为活在别人目光下,这种错觉已经让人难以分辨这究竟是自己想要的还是你认为别人希望看到的东西了。觉得在被看着,希望被看到。但就算大喊大叫,说出来的话就连自己都觉得愚蠢,满耳都是水声。

虚荣心在作祟吗?大概是的。

但已经很难走出去了。就像一只鸟被牵住脚,纵然想要高飞,却已经因为自己所施与的负担而再也没法展开翅膀。

但命只有一条,有没有价值最终只有自己说了有分量。

或许有一天我可以抛掉这些束缚思想的东西变成自己希望成为的模样,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学会忘记达不成的野心、去不到的未来、改变不了的过去、留不住的人,活在当下、欣赏人生。希望当我敲着天堂之门,我会是快乐的模样。

 

2.

今天月考,数学考前。

天气已经无法逆转地热起来了。市中心遭到阳光的无情炮轰,就连地砖都在反光。行道树横斜的枝干树叶挡不住的辐射又被蒸进空气里。榕树结的实一个一个掉在地上,被踩扁,然后新的再掉下来,闻起来是清新甜腻的味道。

既视感非常强。这让我想起初三的时候到仙塔街附近的地方去上课,一方又一方的台阶上落满了这样的痕迹。接近一百号人的大课,四架空调开到十六度。制冷剂的味道很刺鼻,风干冷干冷地抽在脸上,也没太过于在意。

老师在上面不断地讲,我拿着智能机不断地划,用画着米菲的自动铅笔在材料上打漫画草稿,然后用圆珠笔描一遍,偷偷拍给当时喜欢的女孩子看,然后再抱着一点点悔恨和愧疚的心情收拾好东西、顶着一头被曝晒得滚烫的短头发跳上巴士回家去。

就连我当时画的是什么我都还记得。怎么能不记得呢?那是真正喜欢过的第一个人。

还有暗恋过的男孩,体育委员,脸上不知道为什么布满高原红一样的血丝。现在想想无论如何都不明白到底有什么为了他在被窝里掉眼泪的必要,但一切就是发生了。涨着脸在后面追打调侃八卦的女孩,到最后去了不同的学校,却又在化学补习班里面狭路相逢——看到他时却早就没了那种不知名的悸动。

但想起来还是会想要把脸埋进书堆里然后再也不抬起来。

其实不是那个具体的男孩和女孩,而是记忆深处那些不知名的颤动本身让所有那些泛着夏日、潮气和焦糖味的暗恋和追思,最终汇成一条透明的河。宛若无物,踏进去才知水深湍急。

 

3.

上面所说到的姑娘,高中后理所应当地断了联系。

主要还是通过lofter,我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人。

其中一位印象深刻,甫一跳坑就认识了,把我拉进同好群,后来不知怎的就熟识起来。联过文,互相交换过生贺,就算在中考最紧张的时候还在用老人机互发短信,最终攒出了一个小段子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教我如何捅刀才爽的时刻。

还有很多人是通过腾讯之类的社交媒介认识的。

但是仍旧保持亲密联系的已经很少了。或者是现充、或者是跳坑,原先热闹的群再没闪烁,但我还能记起认识他们时所说的第一句话。或者是走过了焦点而被迫渐行渐远,或者是有些可惜地错过了讲话的机会。

“网络一线牵”起来的缘分说容易斩断,也是很容易斩断的。但对我来讲并不是这样。虽然我是非典型双鱼座,但大言不惭地说,这种(大概是无所谓的)“善感”还是有的。

我不容易开始,却更不容易说再见。

或许是某种敏锐,我对厌倦之类的情绪体察得迅捷又准确,可这无法阻止我继续说下去。就好像用这种曾经在起作用的联系能够挽回一颗向着反方向离开的心。

很愚蠢,但我无法说再见,因为我知道这种特定的纽带一旦中断就很难回头。

而我恰好又是不会打理人际关系的那种人,偏偏自私地想要让别人留在身边。

骄矜又幼稚。

但谈起这些时却仍然会笑,即使笑声大概并不快乐。

 

4.

最后讲一讲文字方面的事。

很遗憾,不知道是天赋使然还是自身畏首畏尾的属性,就连我自己都一直没法说“对写作的东西感到满意”。大概这会是我一个很遗憾的点吧。

从初三开始我就是那种脑洞多、不构思、眼高手低又三分钟热度的家伙。逻辑性、节奏感也都不是很强。

但我还是挺开心的,写作这个过程。

或许是痛并快乐着吧,或许我该尝试自我满足……?

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要告诉自己学会“不忘初心”?

 

5.

最后自己祝愿自己能够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模样,最重要的,能够开开心心,尽力比现在更好一点。

加油。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


 
评论(2)
热度(3)

© 卷毛鸟正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