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毛鸟正切

十句胡言九句谎。
一个老混账老垃圾,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真的猛士开始直面惨淡的人生了。
欧美/特摄相关,切刚狩/Pipster。

 

风都高中少年侦探团!CASE.0(平成全骑士校园paro轻松向)

写着玩儿的脑洞,标题捏他一下《浪花少年侦探团》。

假面骑士混部校园paro,大概会主刚切刚和翔菲...?大概是友情向啥的吧。

私设一大堆,OOC是有的......cp什么的就让他随机掉落吧x

以上,希望能给人带来哪怕一点点轻松感。

0.写作侦探社,读作便利屋?! 

 

下午两点三十分。

学生食堂空空荡荡,电扇页片搅动空气发出直升机螺旋桨一样的声音。校园社团祭正当火热,喧哗声响不时凌空飞过,最后一头撞进云里消失不见。
“所以说——。”
诗岛刚终于在瞪眼游戏里败下阵来,单手托腮极其明显地翻了个白眼。坐在斜对面的Chase对气氛之凝重浑然不觉,睁大了眼睛非常安静地看着他,咬着吸管严格按照三秒一次的规律呼呼地抽着气,面前玻璃杯里的液面也随之一截一截地往下降。
“我说,论年龄,好像你比我还要大两个月吧。”
“嗯。”
“在美国的时候,你还照顾着三个弟弟妹妹。”
“嗯。”
“无论生活还是智力方面,你都没有问题对吧。”
“嗯。”
“……”

“……”

“你只会说嗯这个字吗,只会回答单音节词的天才少年什么的设定。小说写的那样。”最后诗岛刚终于把心里话倒豆子似的说了出来。
“不是。”
“所以说我姐到底为什么要把你这家伙扔给我!”他一拍桌面忽然暴起,手背上的筋都突突跳着。对面的男性稍稍往后一仰,但表情根本没有一丝变化,和他严丝合缝扣到喉结的冬季制服倒是很搭——窗外的鸟尖叫着拍打翅膀腾空飞起来。“根本没法交流啊!”

“因为雾子小姐是,我的朋友。她说你是个很不错的人。”‘

“……啊?”

诗岛刚目眩良久。等一下,怎么随随便便就被这家伙给发了好人卡?其实他们两个根本就不熟嘛!虽然Chase只比他大那么一点点,但无论他怎么想要否认,那家伙和诗岛雾子关系的确不错。他记得当时是在美国,雾子过来准备帮他办回日本的手续,顺带着就让他去拜访这四兄妹。诗岛刚远远地走过去正准备打招呼,结果正撞见Chase忽然一把将打着电话的雾子捞到臂弯里,两秒后看到Heart骑着机车从雾子原本站的地方呼啸而过。

完全不明真相的诗岛刚惊得忘记了不爽。“……这么奔放的吗??”

和四兄妹正面打交道的时候他才知道刚刚那不过是冰山一隅,这些个小孩怕是活出自我活出精彩的真实写照。

后来才知道,和十二岁才到美国暂住的诗岛刚不一样,Roidmude四兄妹打出生起就生活在美国,现在也打算一个个回日本去。但刚一开始就没有很喜欢那一家子——最年幼的Medic尚且处在小公主的阶段,这他倒是没有意见;就是大一点的那个眼镜男,叫什么Brain的,好像老是摆着一副智齿疼痛的表情,还有之前飙机车的Heart,一开始就拿鼻孔看着他。最大的Chase……他是不是根本没有别的表情?

总之第一次会面并不非常顺利。Medic挂在Heart手臂上叽叽喳喳,Heart依旧没有正眼看他,Brain不知道从哪里掏出平板电脑开始干这干那,只剩他和Chase干瞪眼,一派微妙的气氛。

诗岛刚自诩看人的眼光不差,加上雾子早就把Chase当做别家小孩给他做范本,他总觉得自个儿和这人不大对盘——他看不惯Chase做什么都一派精确到小数点的样子,估计Chase也不会喜欢诗岛刚随性张扬的个性。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的,结果临上飞机前雾子没来送他,打了个电话叫他等五分钟。只两秒分神的功夫,结果那个Chase一手行李一手兜帽把他给拖上了飞机。事后雾子告诉惊魂未定的刚,Chase也要跟他一起回国,甚至要和他读一个学校——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面面相觑的滑稽场面。

“……算了,真是。我去楼下看看。”最后是刚先放弃交流。跟只刚刚认主的小狗似的,这家伙——他为莫名其妙的怪念头忍不住发笑,手指挠了挠鼻尖一拍桌面起身朝着门走去。还没走到一半那道无辜到灼人的视线就硌得他背疼——终究还是没办法把Chase抛在后面。诗岛刚想了半天用力地啧着嘴,慢吞吞回头非常不情愿地开口。

“喂,你——要不要一起过来?”

 

他们入学的时机可以说非常不错。五月份的风都还没有进入一年中最炎热的时间,而雨季和台风也尚未到来。蝉鸣才刚刚响起,柔和的风带着城市独到的味道将校园祭主题风车拨得团团转,将阳光打碎后泼在地上淌了满满一路。

“没想到还很不错嘛!挺好玩儿的啊。”

整个学校都被欢快活泼的气氛笼罩着,连带诗岛刚的心情也轻快起来。占卜摊前五六个人围着穿红西装的占卜师,航天部的模型从他头顶上飞掠过去扯着各色烟雾表演机动动作,舞台上两个街舞社团正在斗舞,后面和风乐团正在试音,连料理社也把大锅端了出来,一边有人当场包起饺子。几乎每个摊位前都堆满了学生——人气摊位前甚至看不见招牌,就比如那个桥牌社。诗岛刚不是很会打牌,但他还是凑过去看了一眼——结果发现自己一脑袋栽进了女学生堆里。看摊位的人正在喝牛奶,剩下四个干部坐在一边当场开始轮番表演扑克技巧。虽然说是一些很普通的魔术,怎奈人帅就是受欢迎。其间那个叫相川始的学长尤其受欢迎,他倒是一脸平静如斯的表情,但他的手指却灵巧得像是缪斯,只动一动那叠扑克就像被根绳子串在了一起,上下翻飞出绚丽弧线。虽然知道不过是吸引新社员的把戏,刚还是难免有点心动,但很快他就被挤了出去。挤挤挨挨的不止是学生,甚至还有往届的学长学姐和老师。

Chase捧着一杯草莓奶昔跟在他后面,不时回答一个嗯或者提点细节上的问题,诗岛刚兴致不错,就偶尔耐心地给他做些解释,虽然绝大部分的时候那更像他一个人在发表什么演说。当他兴致勃勃地做完对网路上特别有名的那个叫“Chalice”的摄影师的作品评析时,这才发现Chase不见了。刚举着从不知道哪个社团的摊点上买回来的枫糖苹果用力啃了一口,收获满嘴甜腻味道的同时被拉住了胳膊,一个男声在他耳边响起,诚恳低沉富有感染力。

“同学,考虑考虑我们侦探事务所吗。”

“侦什么?”诗岛刚说。

那男同学一捋帽檐显得很深沉的样子重复了一遍,“鸣海侦探事务所,风都高中唯一一个全能的社团。有兴趣考虑一下么?”

诗岛刚顺着男声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小小的摊位架在帐篷前,风吹过时纸风车发出的哗哗声格外明显。沉默了一下,他开口。“那你帮我找个人吧。”

“啊,啊——”帽子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竖起一根手指旋即用及其自信的口吻问,“是不是浑身上下都是紫色,看起来很热的那个?”

诗岛刚一惊。“你怎么知道?”

“他现在就在我们的帐篷里啊。”那个男生翻了翻眼珠,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入社表格都填好了。……诶你上哪儿去?”

“喂Chase!!不要擅自做决定啊!”刚大步流星气势汹汹地冲进帐篷,配上帽子男带有某种节奏感的“菲利普!菲利普!”,格外违和。

“怎么了,翔太郎?”菲利普说,一边把手里的表格塞进一个粉白条纹的的文件夹里。

“怎么了,刚。”Chase也说。

“不要那样叫我……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刚气结,“干什么要在这里浪费社团名额啊?”

“不,我倒是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决定呢。”帽子男,不是,翔太郎叉着腰出了口气儿。“菲利普!终于有人能够赏识我们的才华了啊!”

“说的是啊。”

“喂等下,听人说话啊你们两个!”刚一拍桌面,一字一顿地说,“我们,不打算入社。”

“可是Chase已经填好表了。”菲利普一脸无辜地举起文件夹。

翔太郎的手从身后搭了过来,“其实……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就会因为社员过少而废部。可这个社团,本身就是为了服务校园的每一个学生而存在的……身为代理社长兼首席侦探的我,绝对不能抛弃建部学长的愿望!”

“是啊。”Chase吟唱般附和,“这难道不是很好的愿望吗,刚。”

“哦……”诗岛刚被翔太郎的逻辑绕得有点晕乎,没留神手里被菲利普塞了一把钢笔。在侦探二人组和不知道被侦探们用什么诡计收买的Chase的注视之下,他忽然有种不填表就绝对出不去的错觉。他勉强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正当他抬起头蹬着Chase时,他的手腕一空——菲利普堂而皇之把表格抽走了。

“喂!你给我等一下,不要这样叫我——又不对!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加入的?”

“你填过表了。”菲利普把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没关系的,反正可以加入三个社团,大部分学生都是参加不满三个的。”

“算了……。那这个,所谓的侦探社到底要负责些什么事务?总不至于有什么校园凶杀案吧。而且不是已经有纪检部了吗?”他只好勉强决定姑且了解一下。事后他认为,当时他不应该问的——因为当时的他忽略了一个事实(“那种没什么社员的部,一开始问他们是干什么的本来就没有意义,就应该直接走开!”)。

“啊——”

“这个——”

翔太郎和菲利普两个像唱双簧一样,翔太郎突然对自己的帽子产生了莫大兴趣,而菲利普低头飞快地翻着书。

“少废话!”诗岛刚无端暴躁。

“因为建立社团的志愿是服务学校里的每一个人,”“所以说,大到财物失窃、校园欺凌——”“小到找回丢失的宠物和内裤,什么样的委托我们都接受。”

“所以不就是万事屋吗???怎么就非得叫侦探社啊。”

“......呃,其实是因为职能和纪检部有重合之处,万事屋听起来又不hard-boild......——总之,欢迎入社,刚。”翔太郎很浮夸地装傻,菲利普则又拿起了他的书。

“既来之,则安之。”Chase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身边。

诗岛刚有点绝望地抱住了脑袋。

窗外的风儿格外喧嚣。

————————TBC(大概吧)————————

 
评论(3)
热度(34)

© 卷毛鸟正切 | Powered by LOFTER